不是

励志做个个人向写手。

存梗

佛系大师少x行商行刺两不误暗

“我深知此途艰险,故将这一身家当打点赠与你,也算是补上个饯别礼。若我得幸寻得一丝退路,必来寻你。届时还望大师本着少林门人慈悲为怀,在收留收留我这亡命之徒。若我计拙叫那狗官捉了去,恳求齐兄替我将这匣中玉佩交于暗香弟子,切勿为我寻仇,以招是非。窗外鸡鸣已起,故不再多唠叨,以免误了行程。
齐兄,珍重。
勿念。”
口中藏毒,用嘴咬人。
嗷————————

为了保护别人不惧危险勇敢面对的样子。
aaaaaa官方太偏心了!!!!!!

跨年【丹尼尔个人】

无聊且崩,假的丹粉吧。【扑街】

————————————————————————————————

“丹尼尔大人!”视频中传来清澈可爱的电子音,伴随着一只造型同样可爱的话筒从画外探入,伸向镜头里的裁判长,“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请问丹尼尔大人有什么想和大家说的吗!”
画面中的人挑思索小会儿,随即如往常那样抿了抿唇,露出一个浅浅的笑。他说:“我相信自凹凸大赛开始以来,各位参赛者都成长了许多。希望各位在新的一年也依旧努力为自己的梦想奋战,不要懈怠。新年快乐。”
“十分简短直接的祝福呢!但依旧很符合丹尼尔大人的风格。好啦,今天的凹凸采访就到此结——”
丹尼尔挥手关闭了显示屏,屋内顿时没了声音。他长呼了口气,动了动因为久坐而有点发僵的身体,又抬手将身上的外套脱下,连带着把缠在胸腹处的星星条带拉开,再同外套一起规整地搭在椅背上。即使室内开着暖气,或许是因为皮肤没有习惯裸露,他仍感到丝丝寒意渗进身体。所以他快步走向床边,撑着床沿探身拉过窝在靠墙一侧的睡衣匆忙地套上。然后他钻进了被子里,因为时间不早了,他需要休息,明天大赛也必须在他的管理下照常进行。冰凉的被窝让他小小地嘶了一声,好在没多久它就沾上他的体温暖和起来。温暖的被子和柔软的睡衣给他带来舒适的触感,但它们没有帮助睡意滋生。
他有些睡不着。
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但很正常,所以他不太担心,并且开始回想今天发生过的事情,希望借此把自己的注意力从睡不着这件事上移开。
今天有三名参赛者被淘汰,分别是第213、85、157号,元力技能回收已完成,大赛系统已更新信息。没有被七神使召见。观战团活动正常,庄家依旧是紫堂家族家主。下周将更换庄家。下午时参加了裁判球的采访,被问了新年想对大家说的话。
啊。
丹尼尔突然睁开了眼睛,眨了眨又轻轻阖上了。
想对裁判球说,谢谢一直以来你们一直帮助我工作......不对,那是我应该说的。不过也想对它们表示感谢,而且十分可爱。
想对观战团的各位说,说,没什么想说的。
想对神使们说,我会照旧履行裁判长的职责,确保大赛的正常运行。直到我们能够做出改变。
想对参赛者们说,在拥有改变的能力前,请各位一如既往,十分遗憾但也请加油。
想对秋说,我会尽力帮助你。还有你上次问我帮你的原因,我想了很久,想是不是因为你,还是其他原因。最终觉得是因为我无法赞同大赛现在的机制和运行方式,所以我希望做出改变。
想对大赛前五那些打得惊天动地的参赛者们说,虽然说实话,每次看你们的战斗都让我觉得十分精彩,但我希望你们都能留到最后帮助我们。
......
原来有这么多话想对这么多人说啊,他觉得有些困了,微微蹭了蹭枕头迷迷糊糊地想,那为什么被问到的时候无法说出口呢。


新年快乐,丹尼尔。
他在梦中听见这句话。

————————————————————————————————

最后可以认为是我。

存梗

虚伪的完美的我

我成了第三个人

盗梦空间旋转的图腾

好人的恶就像米饭里的沙粒肉里的鱼刺给人出其不意的痛。还特疼。

烂泥烂久了就是养料,唯一需要的是时间。
可塑料烂久了也依旧有害,还致癌。

一句话存梗

我即原因
说不出口
公平对决

恨不得把脸贴在屏幕上亲了呜呜呜呜呜呜呜。说难太太有这————————————————————————么好呜呜呜呜呜呜呜

【丹秋】愿望(小短篇)

#小短篇结束
#刀糖因人而异
#私设秋的技能是那个金一直拿着的标志,用起来和凯佬的星月刃一样,但能分散成多个小的飞镖,就叫星镖。
#私设的创世神。

#到后面越写越乱是因为懒了...OOC是我,原著是神仙。


     “你来啦,丹尼尔。”秋依旧抱着膝盖坐在大厅的边缘,没有回头,远远地不知望着什么。
      丹尼尔收起元力技能在她身后轻声落地,沉默了小会儿和不久之前一样到她身侧坐下,轻叹了口气,“说了多少次,在这里可看不到登格鲁星。”明明是无奈的,可眉眼间却都带着笑意,像是孩童的秘密,藏都藏不住。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快些结束,我就可以回去了。过了这么久,也不知道金和格瑞怎么样了啊。”一旁的女孩的回答也和往常一样像夏日的溪流一样轻快而清澈,可又像掺了什么显出点模糊来。
       丹尼尔自然察觉得出来,转头去看,可只瞥了一眼就匆匆移开视线,只觉得胸前像被铁角兽狠狠撞了一下,又疼又闷,让他觉得呼吸都吃力。秋的鼻尖和脸颊还是红的,连带着眼眶都显出点淡粉色来,眼角也湿漉漉的。像一只跟丢了母亲的幼鹿,丹尼尔想。
       好一会儿丹尼尔终于缓过来,轻笑一声说:“我也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了,休息区的床睡得我腰疼。”
       秋吸吸鼻子站起来,习惯性地拍了拍裤子后边不存在的枯草,“那开始吧。”  
       

       大赛排名前二的对战,不必说定是一场精彩纷呈的好戏,可惜现在这场压轴戏唯一的观众只剩下寂静的大厅。
       星镖在曾经护在自己身旁的几何体上快速划过,星星点点的火花散开后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但终究无法对几何体内的主人造成伤害。这是秋第一次对丹尼尔出手,即使早有耳闻,亲自体验一番后还是不禁惊叹。这样消磨下去显然对两人都是一场煎熬,他们需要一个更迅速的方法来结束这场荒唐闹剧,离开这片神的游戏场。她抬手收回星镖,仰头望着同样散开几何体的丹尼尔,摇了摇头:“这样不行,丹尼尔。我们换一换。”
      丹尼尔看了看几何体上深深浅浅的划痕,觉得新奇又心疼。一个星星图案中间的那道最严重,几乎可以把星镖整个嵌进去。“好。”他点头答应,指腹在那道痕迹上抚过,思索着如果这是在自己身上会不会疼晕过去。可大赛的第一名没给他时间得出结果,站在星镖上转眼就要到面前,锋利的刃尖及时地被拦下,撞击在白色的大积木上发出闷响,震得两者都微微颤动起来。秋趁势撑上几何体一跃而至,一个鞭腿就往丹尼尔颈脖处扫去,却被对方抬肘挡下,击得腿骨生疼。一击落空,秋抬手又是一拳砸去,结果被丹尼尔扣住了手腕硬生生改了方向,打上空气,倒是两人间的距离被拉近,近到秋看得清丹尼尔浅浅的的唇纹。这个人真好看,秋不合时宜地冒出之前出现过无数次的想法。
      丹尼尔看着就在面前的女孩,几根发丝因为刚才的动作被无意衔进了嘴里,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已经替他做出了行动,指尖滑过秋的脸侧将发丝从嘴中抽离,再轻柔地别至脑后。
      他低声叫了一句,“秋。”
      在一瞬间秋觉得自己的鼻尖又酸起来,冲得她几乎看不清面前的人,只剩下一个模糊的白色身影和那声轻而低的一声唤,猫抓一样挠着自己,挠出一道道的血痕。她狠狠咬着下唇,招来星镖从耳侧险险擦过,逼得丹尼尔收手的同时斩断了那两根纤细的发丝,一脚踩上他的膝盖想要借力跳起,却被身侧飞来的几何体撞了出去,勉勉强强稳住了重心落到地面上划开不远的一段距离。
       秋咳了一声,忍住腰侧的钝痛站直身子,努力地扬起嘴角看向丹尼尔:“丹尼尔,这样分神可赢不了我。”
       丹尼尔捂着手臂上的划伤,也温和地笑了笑,血液在白色的外套上晕出红斑,越染越大,看得秋忍不住倒吸凉气。“你也是,秋。”
      打到后来秋觉得浑身散架一般的疼,单膝跪在地上喘着气,稍动一下都能疼出一身冷汗。丹尼尔也好不到哪去,终于和他的几何体一样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一身白色愣是被染成红白色块。最严重的伤在左肩,血液顺着手臂淌至指尖再欢快地奔向大地。真的疼死了,疼得几乎晕过去。
       丹尼尔低低地喘着气,却还是艰难地抬手,几何巨锤在身后拼装成型,缓缓地朝秋压了下去。他死死地盯着秋,期待她能抽出那么些力气躲开,或是用星镖挡住自己的锤子,或是她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地洞能让她逃过一劫,怎样都好,可秋只是一动不动地在那里,巨锤还是缓缓地缓缓地向她压过去。
       终于,当丹尼尔几乎看不见秋的身影时,她动了。
       秋伸了伸手,一枚小小的星镖便从指尖飞出,丹尼尔怔了怔,任由它穿过了自己的胸膛。
      与此同时,那巨锤也终于结结实实地砸在了秋身上。
      两人一起坠入了不见低的深渊。


     “秋,该醒醒了。”
     “秋。”
     “秋。”
       唔干什么啊......秋翻了个身,用被子捂住脑袋,可对方并没有因此停下,不折不挠的声音在她的脑内回荡,
闷得她一阵阵的晕,只好坐了起来,艰难地掀开眼皮。“这里......”
      前面控制着飞船的丹尼尔闻声转过身来,笑着说:“我们已经离开凹凸星球了,大赛结束了。”
     “可是,我们不是?不对,为什么我们都...?”秋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雷神之锤猛砸了一通,难以思考,又晕又疼。
     “呵,”丹尼尔知道她的迷惑,可他只是笑笑说:“过去的事就不用想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秋醒了。
       她睁开眼,看见明亮的房间和四周忙碌着的裁判球,在一瞬间明白了结局。身上的痛感都已消失,可秋仍觉得疲惫海水一般汹涌而来淹没了她,让她喘不过气,只想再回到梦境之中。秋曲起腿,像往常一样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她把脸埋在膝盖之间,闭着眼静静地等着,可没有人到她身旁坐下。丹尼尔不会来了,秋清楚地意识到,丹尼尔不会再出现了。
       后来,秋见到了神,成为了第五位神使。
     “人们说如果赢得了凹凸大赛,您可以满足我的一个愿望。”秋微垂着头,望着地面上神的影子,安静而柔和,只有掌心传来一阵阵的刺痛感。大概会留下四个月牙一样的痕迹吧,秋想。
     “哦?”神像是第一次看见异乡人的孩童一样新奇,“我从没有做出这样的许诺。但是,”他停了停,“作为我的神使,你有资格向我提出请求。”
       秋深吸了口气,开口时觉得几乎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嘴唇。“我请求您,免去登格鲁星的赋税,让这个星球变得富饶。”
     “我拒绝。”
     “为什么?”秋惊愕地抬头,看见神在笑,像在看着一只被作弄的哀叫连连的猫仔。
      神随手招来一个裁判球,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只靠一个人的努力而改变整个星球的命运,这可太不公平了。凹凸大赛能改变的,向来是自己的命运。”
     “可是...”
     “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秋死死地咬着下唇,指甲几乎要陷入掌心,愤怒与痛苦碰撞在一起似乎削减了不少,可秋仍觉得自己想要用星镖把面前的人斩成肉丁去喂幻影龙蜥。她盯着神,慢慢地说:“我要复活丹尼尔。”
      “嗯......”神的手指在裁判球上一下一下的点着,似乎在沉思,好一会儿,他露出一个让就秋觉得希冀的微笑,可下一句话又把她打入深渊。“不行。死了就是死了,自己保护不好自己,我没有义务去救活他。”
      “那么,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秋一动不动地站着,好一会儿,她说:“请您为我创造一个人造人,并赋予他元力。”
       神闻言抛开了怀中的裁判球,惊奇地望着秋,“这听起来是个有趣的愿望,我答应你。是怎样的人造人呢?”
       秋闭上眼,看着无数个熟悉的白色身影,说:“和丹尼尔一样。”


     “丹尼尔。”
     “我在,

        秋大人。”

【丹秋】零三

#第二次相遇也很尴尬了


       后来秋回到寝室的时候,据凯莉说,一起住了两年第一次见这大大咧咧的姑娘脸,一寝室的人自然跟见了猪跑一样新奇,围着秋审犯人似的问个不停,这是遇见哪个可爱的小学弟了。
       可这是个天大的误会。哪里有什么少女漫里恶俗的冒着小桃心的邂逅,想起方才的事秋只觉得尴尬到脸酸,干脆把自己用被子裹个严实,当个人肉包子馅装死。



       秋在说出同学这个词的第一个音节时就后悔了,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完,好在对面的同学没有在意,微笑着回应:“又见面了,我叫丹尼尔。”
    “我叫秋,秋天的秋。”
       说完这句话两人就陷入了一小段令秋觉得度秒如年的沉默。 
       丹尼尔显然也感觉到了,于是他借着走廊上的灯光转头看了眼办公室中的钟,适时地发话:“我想晚自习应该已经结束了,你要回寝室吗?”
    “啊...回,一起吗?”
       发出邀请后秋在今晚第二次后悔,只好满怀期待地想丹尼尔最好今天轮到班级值日或是突然肚子疼要去一趟卫生间,好回绝了自己。
       丹尼尔看着她几乎是发亮的双眼,十分配合且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
    “好啊。”
       两人一起走着要是安静如鸡肯定又难免尴尬,于是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在知道秋有个小一岁的弟弟,且也在这所高中之后,丹尼尔想了想,把从一开始就有了的猜测说了出来:“你弟弟......是不是叫金?普高部今年的新生,五班的那个。”
    “啊对,是他。你怎么知道?”秋有些诧异地转头看向丹尼尔,而后者只是回以一个无害的微笑。
    “猜的。”丹尼尔看了眼不远处的宿舍楼,“我是生物社副部长,金经常会来参加社团活动,所以也算是认识,就觉得他可能是你弟弟。”
       一提起金秋就像被打开了话闸,一边说着金小时候的黑历史,一边听着丹尼尔说金在社团里的表现,就像个谈论起自己珍宝的收藏家一样热情,因此对于丹尼尔越来越慢的步伐,她虽然疑惑但也没有说什么。
    感受到身边男生们小声的玩笑与骚话,再看看身旁毫无知觉的秋,丹尼尔暗自叹了口气,停下脚步打算出言提醒。
    “丹尼尔!”话没出口就感到后颈处被人一撞,连带着整个人都酿跄了一下。丹尼尔扶了扶滑向一边的资料,没有出声。
    “哟这是谁?你女朋友吗?”雷德一手勾着丹尼尔的脖子,一手拿着本教科书以及一盒巧克力(八成又是被祖玛拒收了的),冲身后的女生宿舍扬了扬下巴,“是想来我们寝室喝杯茶吗?你的宿舍楼可都过了。”
       秋愣了愣,再看看四周,脸登时变得和隔壁初中部统一配发的红领巾一个颜色。
       丹尼尔用手肘向后撞了一下雷德让他放开自己,对秋歉意地笑笑:“希望你不要介意他的话。我也先回寝室了。”然后看着秋结结巴巴地说了再见,飞一样地跑走了,双马尾在身后一摆一摆的。
       有点像长毛垂耳兔,丹尼尔想。


       回到寝室后丹尼尔把资料整理好趴在桌上休息,却听见旁边悉悉索索拆包装的声音,就半睁着眼转头去看。 
       雷德拆了巧克力的包装,毕恭毕敬地放到丹尼尔眼前,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丹尼尔你看我特意买给你的。”
    “我下午在图书馆看到你送蒙特祖玛了。” 丹尼尔闭上眼睛,把头转向另一边去。
    “我靠我明明看了你不在啊......”雷德脸上一僵,拿了颗巧克力扔到嘴里恨恨地嚼着,“不要拉倒,我给楼下卡米尔去。”
    “我瞎说的,没想到还真有。”丹尼尔又把头转了回来,遮着嘴打了个哈欠,“又要我干什么?”
    “老大下个月想竞选学生会会长,想让你这个前会长帮忙拉下票。”
    “嘉德罗斯居然要拉票,稀奇。”
    “没办法啊,谁让那个雷狮和安迷修迷妹一大群,虽然老大的也不少。”雷德手垫在脑袋后望着天花板出神,脚抵着桌子腿一下一下地晃着椅子,“所以,乐于助人的丹尼尔,你帮不帮忙?”
    “好啊,”丹尼尔从桌子上起身转了转脖子,笑得人畜无害,“你帮我把光头布置的论文写了我就帮。”
       雷德脚下一滑,险些连人带椅整个翻过去。“......你个混丹。”
    

#虽然最后混丹怕雷德写得太差拖累自己的学术总评改成了请他吃三顿外卖   

【邦良】零一

#伯爵邦x原皮良
#梗源说难太太有授权 @说难
#觉得太太文风太棒所以会模仿一下
#呃至于模仿得漂不漂亮....
#咸鱼一个各位有建议该骂骂该夸夸感谢
#呃以及剧情拖沓每章短小预警
#最后祝说难太太早日抽到圣火令他超苏!prprpr

        彼时刘邦借着张良之力终于斩了阴阳家的那些老怪物,功成名就稳稳当当地坐上那觊觎已久的高坐。张良也靠着刘邦取了项羽性命,斩断了魔王的轮回。两人心中大事皆落定,便各道一声后会有期不再纠缠,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可这天下之大,张良离了刘邦却也不见得有去处,思来想去也只好回了原先导师那山住下。
        一别多年又回故地,往日故人也再见不着,就是神仙也要感叹几番物是人非。可张良不是神,也不大算人,故而回山后草草将自个儿的房间收拾一番后倒头便睡。
        鸟兽虫鱼为伴,山果野菜为餐,独自一人不为人知不入世事,张良这下倒真像个隐居人间的小神。但说起来这与出山前的生活并无多大差异,非要说便是没了导师与师妹照顾难免粗糙一些罢了,比如天凉未及时添衣,导致染了风寒咳上十天半个月的。亦或是装着野果的竹筐忘在了门外,隔天想起时便已被野鹿啃得只剩一个底。
        说起他那师妹虞姬,风一样的姑娘当了这么多年却被一道名为项羽的高壁拦下,从此再也走不开。张良寻过她,作为师兄作为挚友不想她因此丧命的想法他是很清楚。可当虞姬噙着泪声音颤抖地问他项羽非杀不可吗,张良就知道这是没法劝了,大抵她宿命便是如此,盯了她半晌只好干巴巴地与她说一句保重走了。
        两人都知道保重是不可能了,最后在战场上相见自然也是早有预料。一般兵卒不是刘邦张良的对手,只有项羽与二人缠斗不止,可终究抵不过二人绵密似雾一般的攻势,一个疏忽叫张良给牢牢制住。刘邦的巨剑接着就朝那魔王面门劈去,可一个亮绿的身影风一般地冲过来硬生生抗了这一剑。有血溅到张良的眼镜上,映得他看虞姬都是一片猩红,仿佛只要擦去那一道血痕虞姬便又是安然无恙。
        刘邦是知道张良与虞姬的关系的,便心虚地转头去瞧他。可张良只是抿着唇摇了摇头,轻声说了一句:“不必顾忌。”
       这下起手来毫不留情地凶狠样让刘邦开了眼界,日后没少打趣张良绝情。张良只说:“立场不同便无丝毫情分可言,是死敌。”
       这些对张良来说都已是往事了,不必再去想。

啊卡酥......
被这扒抄袭那扒描图的......
只能说很可惜,在不知道任何其它事情光看她的画真的是一口好粮啊.......
太可惜了......
少了一大粮源......
啊.......找一个画风那么喜欢的画手真的巨难啊......
所以别的太太们能不能多产些高质量的粮.....
跪着乞讨。

【丹秋】零二

#可以说写得十分拖沓了...
        “喏,你弟给你的。”
        秋踩着上课铃回到教室里坐下,同桌的凯莉推过来一盒牛奶,伴着一股甜腻的糖果味儿。
        “又吃糖,难怪你老喊着减肥都没变化的。”秋低着头艰难地把被压在桌肚底部的数学笔记本抽出来,压了压稍稍卷起的页角把它放到桌面上。“嗯?给我牛奶干什么?”
        凯莉白了她一眼,嚼着嘴里剩下的小半块水果糖嘟嘟囔囔地回答:“他说今天格瑞也带了牛奶,这瓶多出来就给你了。”
        “这小家伙......”闻言秋的心情有些说不上来的复杂,小时候还说姐姐永远是最重要的,只好暗暗叹息果然弟大不中留。
        “秋,你来说一下第三题的解题过程。”
        “啊好......第三题是这样......”秋蹭地一下站起来,险些把身后的椅子都撞翻,低头专注地看着一片空白的笔记本,手在上边一行行划过,一边用膝盖撞了撞凯莉小声地喊。“哪题啊?”
       凯莉睁大着眼快速地摇了摇头,一脚踹向前边佩利的椅子腿,凑过身子问他。“问的哪题?”
       佩利毛茸茸的后脑勺也飞快地摇了摇。
       “不知道啊!”
       ......

        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秋才把罚的那五道高数做完,乘着老师不在的空溜到黑漆漆的数学办公室,狠狠地把那张密密麻麻布满数字的A4纸拍到办公桌上。出门的时候她看见对面理化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并再次见到了依旧抱着笔记本和一沓资料用背开门的丹尼尔。两人打了个照面。
        秋忍住了没上去拉门,揪着校服过长的袖口尴尬地笑笑。
        “你好呀,”秋停了停,干巴巴地补上一句,“同学。”

【丹秋】零一

#高中校园pa
#国际部丹x普高部秋
#会有客串(大概...)
#不熟悉普高的学习生活,作为国际部的学生目前也是低年级了解不完全,所以会有很多漏洞抱歉。       
       
        说起来两个人的相遇不是很美好。
        彼时ALevel部的丹尼尔成天一栋教学楼里上蹿下跳地找老师写信申请大学,一边又临近学年末各科的课题论文成堆地压下来,总之是忙得头发都白了。(各种意义上确实是)
        那天丹尼尔抓着课间的五分钟又冲到生物化学的教师办公区,一方面要催那老教授的推荐信,一方面自己的课题遇到了些小麻烦。他抱着还亮着屏幕的笔记本和一沓半个手掌高的资料用背顶开玻璃门,才退了一步身后的阻力骤然一轻,整个人一个不稳就向后栽过去。
        接着是一声闷响和一阵吸气声。
       丹尼尔及时地伸手抓住玻璃门的扶手,以免自己身后的那个缺根经的家伙当个人肉垫子,忍着后脑勺的钝痛扶了扶快要滑落的纸堆,这才转头瞥了眼那个没头脑。
        眼生 ,不认识。
        揉着额头的女孩的淡金色蓬松的双马尾让丹尼尔联想到两大把麦穗。麦穗,指麦茎上的花或果实。花的学名是 Polygonum orientale L.,根粗壮......
        停下来丹尼尔。
        他快速地眨了两下眼睛从知识的海洋中回过神,低头轻声说了句借过,就侧过身再次奔赴知识的海洋。
        那女孩揉着额头的手慢了一下,微蹙着眉笑笑,也侧过身快步出了办公室。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自娱自乐。

依旧自娱自乐。以及这并不是文也不打算戏...自己玩闹而已。